http://www.sonaraudioshop.com

半壶纱:半壶青茗了相思一袭轻纱遮红尘

  诗中的主人公爱好书法,就连门前池塘里的水都被洗毛笔洗出了颜色,可想他画写了多少岁月,时长上山采些竹笋,和晚霞一块下山回家 播种的季节到来 就种些桑麻之类的作物,就像是遁入佛门,了断了情缘一样;这是第一段,主要说她的生活真实写照。

  女儿已到了出嫁的年龄,正如盛开的桃花季,用凤冠形状的珍珠把头发盘起,在香案前拜堂成亲,洞房里新郎掀起盖头,而留给我的只剩下刚刚拜堂时喝过的敬茶;第二段写女儿出嫁时的情景。假如女儿能完全明白我内心所想,那我就会终身念佛,为她祈祷;第三段,做父母的全都为自己的儿女着想,其他都不重要。

  你看人这一生,和那小草没什么区别,岁月不停留 过的很快,转眼间我们都老了,什么风花雪月,全都可以一笑了之。 第四段,看透人生,也就那么回事,凡事不用去强求。

  点评:不难看出,主人公是一个看破红尘的奇才女子,过着世外桃源般的生活,清澈如镜的池塘 晚霞中的山林 悠闲自在的清风,正如她内心的那份一尘不染 清高又平淡的修为。女儿出嫁以后还是要回娘家的,女儿这种往返婆家娘家的情形也正如她的心境一样,左脚是红尘,右脚是 佛门,左右来回,两边兼顾,这种意境也正是这首歌名(半壶纱)的来意。

  如果女儿能读懂我的心,能够了解我的内心世界,像我一样有这份修为,那么红尘中便再也没有值得我牵挂的了,我就可以一心一意去入佛门。唉,想想罢了,看破红尘不一定非得说要遁入空门,凡事就取个中庸之道也挺好。自然界本来就这样,阴阳循环,周而复始,也没啥能留得住的,只要过得清闲自在就行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