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sonaraudioshop.com

请回答音乐2018:平稳发展下潮水的方向正在改变

  2019 年春节假期期间,音乐虽然不像电影那般成为人们休闲娱乐的主旋律,但也仍然扮演着不可缺失的角色。

  在众多国产电影争夺观众眼球时,他们都放出了自己的宣传曲主题曲,像是想要再次实现《卡路里》与《西虹市首富》那般关系的《疯狂外星人》,找来了火箭少女 101 演唱了魔性歌曲《银河系disco》,相对含有热血元素的影片《飞驰人生》,也邀请五月天的阿信演唱了主题曲《一般人生》。

  另一边, 2018 年火爆全网的歌曲《沙漠骆驼》,尽管存有一些争议,最终也以串烧的形式出现在了北京春晚舞台上,再次引发了观众的共鸣,在不少数字音乐平台成为热搜关键词。不少人在看完《流浪地球》后,也主动搜索原声碟借由音乐再次回味电影中的情节。

  近两年,市场和各文娱行业对于音乐的重视度在逐渐加强,这也标志音乐行业的发展颇有成效。而回顾 2018 年音乐行业与市场的整体发展,虽然没有太多超出预料的变化,推进行业前行的驱动力在创业潮褪去后又重归到头部公司和平台,不过经过整合后的行业,也确实进入了平稳发展期。

  当然,在这个平稳之中也存有一些亮点,比如在这一年中短视频平台证明了自己传播音乐的能力,原创音乐、独立音乐人也更多的被大众听到,除此之外,一些细枝末节的变化正在悄然发生,而这也有可能成为未来的趋势。

  从 2016 年开始,每年流行一种细分音乐类型似乎成为了趋势,也成为了行业的一种期待,这种期待来自于想要扩大市场、让更多中国用户深入音乐的心,而每一年某一细分音乐类型的流行,也都离不开对应综艺的助推。

  腾讯视频推出的《即刻电音》就是在音乐行业对电音期待的背景下,在 2018 年登上综艺舞台的作品,截至目前,据猫眼数据节目累计播放量达到 9820 万,相关话题几次登上微博热搜,不过和以往引发的民谣热、说唱热相比,话题度和关注度上还是明显不足,这可能也与电音文化在中国发展的波折有关。

  如果说早期以rapper为推动力的说唱还是在“地下”火热的小众音乐,那么在 90 年代末以制作人DJ为推动力的电音就是处在“地下”的“地下”,因为设备成本以及学习资源的限制,让音乐制作成为了只有少数人才玩得起的事,这也是电音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没能有更多年轻人加入的本质原因。这是电音发展的第一道门槛。

  好在,随着互联网的普及和中国经济快速发展后, 2010 年开始,互联网让更多年轻人听到了电音,“卧室制作人”们借由互联网有了学习和交流的地方,这才让这种文化在中国开始了快速发展。

  电音对于年轻人的感召力极强,出发的晚但速度极快。 2013 年在上海首次举办的风暴电音节就吸引了2. 4 万观众, 2014 年该电音节也吸引了3. 5 万观众,百威、可口可乐和通用汽车等大品牌都加入电音节赞助,这也为后来电音节的爆发埋下伏笔。

  据小鹿角统计, 2016 年有近 30 场电音节举办,超过了当年音乐节总数的20%, 2017 年电音节数字已经涨到 51 场,除了国内原生的电音品牌外,也出现了海外引进电音节品牌,真正炒热了电音节这一形式。

  不过与之相对应的是, 2017 年一档说唱综艺带来的嘻哈热,一定程度上减缓了电音在本土的发展步伐。最明显的体现在曾经火热的线下电音节领域,据电器沙龙的网络统计, 2018 年电音节数量从 2017 年的 51 场下降到了 49 场。同时, 2018 年一些电音节品牌消失,各种虚假电音节的情况也多有发生,这一市场的泡沫终于浮现。这是电音发展的第二个波折。

  不过在 2018 电音类演出市场挤出了泡沫后,有了更健康的土壤,也会有下一步向好的结果。当然最重要的是,在电音节市场的浮躁之下,中国年轻人对电音的喜爱却被激发。据艾媒咨询发布的《2018Q3 中国音乐客户端市场监测报告》显示, 2018 年第三季度手机音乐客户端用户规模达到5. 33 亿人,电子音乐以39.7%的用户偏好成为了最受欢迎的细分音乐类型,其次是摇滚(32.1%)和民谣(25.6%)。

  同时,数字音乐平台们也都开始了对细分音乐种类的推动。 2018 年 1 月腾讯音乐娱乐集团与索尼音乐娱乐成立电音厂牌Liquid State,网易在 10 月成立了电音厂牌FEVER,网易云音乐也与DI.FM合作在自家平台上线了DI电音电台,共同推动电音走进更多用户视野。

  用户和行业的动向都让我们看到了电音在未来实现线 年,因为《即刻电音》的出现,国人对于电音制作人的认知不再停留于百大DJ,像Anti-General、Dirty Class等制作人也都得以被认识;数字音乐平台的推动,也让Panta.Q这样的卧室制作人有了粉丝和名气。通过助力电音领域上游这些生产者的发展,为电音文化在中国的发展做好铺垫。

  虽然 2018 年电音综艺没能达到穿透全民的热度,但整体来看,电音确实是接下来最具有爆发潜力的音乐类型。

  2018 年虽然没能成为电音爆发年,但对于原创音乐来说,这一年却是好消息不断。

  先从结果来说,无论是腾讯音乐人公布的全平台原创音乐年播放量突破 700 亿+,还是网易云音乐拿出的单个原创音乐人作品年度播放量多个破亿,都表明了原创音乐已经进入了大众视野。这也激发了像太合音乐这样的传统音乐公司,以发起“独立音乐联合体”来涉足原创独立音乐领域。

  2016 年,网易云音乐启动的石头计划,在 2018 年有了最真实的收获,木小雅是石头计划第二季选出的优质音乐人,她的作品《可能否》至今在平台上播放量达 9 亿,个人在网易云音乐平台上的粉丝数也实现了几乎从 0 到 28 万的增长。

  而腾讯音乐娱乐集团(TME),也凭借着大生态下的多平台、多用户、多玩法,为原创音乐人提供了覆盖范围最大化的传播圈,像烟把儿乐队就在 2018 年拥有了全平台 43 亿播放量,也是从默默无闻一跃成为了网络皆知的乐队。

  从《可能否》《盗将行》到《白羊》《小半》,都是 2018 年大部分年轻人一定听过的旋律,能有这些成果,也是从前几年开始数字音乐平台们对原创音乐持续加码的原因。网易云音乐以石头计划为起点,腾讯音乐娱乐集团以建立腾讯音乐人平台为始发站,虾米音乐曾经也透过寻光计划扶持原创音乐人,共同推动原创音乐的扶持。

  首先是在此前平台们都较为薄弱的收益端。 2018 年,网易云音乐推出了云梯计划,通过广告分成、原创内容激励、自助数字专辑售卖等一系列产品功能和运营机制,让原创音乐人有了更丰富的收益渠道。随后在今年 1 月,平台也升级了该计划,推出了音乐人作品点播分成模式,让更多音乐人有了通过作品直接获益的机会。

  此前,借由网易云音乐的云梯计划1.0,音乐人花粥在半年时间内会员包分成和广告分成收益超过 100 万,木小雅在半年内也获得了 30 万元会员包分成,在此之前这样的收入,对于原创音乐人尤其是像木小雅这样的绝对新人是难以想象的。

  另一边,腾讯音乐人也通过结合自身平台生态特性,开拓出了原创音乐人除付费歌曲分成、广告分成、数字专辑售卖之外,如伴奏分成、直播收入、巡演赞助等多元化的变现渠道, 2018 年街道办GDC单曲《春娇与志明》在半年内就获得了 60 多万的收入,陈硕子单曲《凌晨三点》也在 3 个月内获得了 30 多万收入。

  在收益之外,如今主流的两大数字音乐平台也都在继续寻找扩大原创声音音量的方式。腾讯音乐集团借助背后腾讯集团的娱乐生态,涉足综艺开拓音乐市场的边界,这也延展到原创音乐领域,据悉其正在为综艺《这!就是原创》征集音乐作品,通过生态能力为原创音乐赋能。

  网易云音乐则延续了“硬地围炉夜”品牌,在平台上的原创节目之外,提供每年一次对原创音乐人及作品的表彰,让他们聚合到一起对外建立起一个强有力的原创音乐标签,让大众了解到自己日常听到的好听歌曲,很多都是来自于原创的声音,这也会让原创音乐的未来发展之路更平坦。

  当然,原创音乐的整体发展情况利好,原创音乐人也逐渐有了一定的话语权,而这也让原创音乐人们开始质疑平台们真正做好了口中的服务吗?关于这一点,数字音乐平台们也应该在一片掌声中保持冷静,在每一步动作中都保持初心,真正完善对于原创音乐及原创音乐人的扶持,不负音乐人们的期望与信赖。

  同时,伴随着原创音乐的崛起,另外一个问题也显现出来。相对曾经的音乐创作来说,更低的入行门槛让原创音乐整体的作品质量层次不齐,与曾经更有艺术化追求的独立音乐作品相比,如今的大部分头部原创音乐更倾向于流行歌曲,有些甚至是十年前网络口水歌的水平,这也值得从业者关注。

  如何为原创音乐人们提供自我提升的空间,成长的可能性,提升当下原创音乐作品整体质量,将会是下一阶段原创音乐发展中必须要面对的事情,这件事可能难以单以平台之力来解决,毕竟面向大众的平台更多会关注流行趋势,很难帮助到创作层面这一核心,因此,虽然原创音乐发展势头良好,但需要完善的还有很多。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